是什么样的社会和政治背景促使马丁路德的改教运动的?

张申华 |浏览1198次
收藏|2013/08/11 06:12

满意回答

2013/08/17 16:12

1347至1351年欧洲发生黑死病大流行,死亡人数约占总人口的三分之一,并且延续了数百年,带来政治经济的大变动,面临死亡的威胁,人心惶惶;在这乱世的时候,教会内外企求复兴,寻找出路。


另一方面,欧洲的中产阶级日渐崛起,他们希望政治稳定与国家民族的合一,他们拥护王室,以建立主权国家。因此,欧洲中世纪以来的封建制度日渐解体,现代国家制度诞生。英格兰与法兰西率先朝这方向开展,其他地区也跟进。欧洲国家主义的抬头,不仅敲响了封建制度的丧钟,也破灭了中世纪大一统(也就是一教皇,一皇帝)的美梦。英法两国1337年至1453年因王位继承问题引发的“百年战争”,实际而言牵连整个欧洲,症结在于国族意志的伸张。


 同时,“文艺复兴(Renaissance)”运动在十五世纪兴起,对欧洲产生极大的影响。文艺复兴运动起源于义大利,掀起对古典文学艺术哲学的复兴热潮。这也是对中世纪修道主义禁欲生活的一股反动势力。文艺复兴强调人生的美妙乐趣,人体构造之美,以及人类心智的能力。因此,文艺复兴时期的教皇与早先修道改革时期的教皇所追求的,相比之下真是天壤之别。教皇们的目的是要享受人生,将罗马变成全世界的文艺与知识中心,以及统一意大利的政治首都。所以,教皇们大兴土木广纳财源,借机敛财,贪污剥削,发售赎罪券;也参与政治斗争及军事讨伐。马丁路德的宗教改革就是在这样的教皇(里奥十世)任内发起的。 


路德原来是天主教的神父,但是,一向对神的公义非常懼怕。认为这绝对不是“福音”(好消息)。有一天,他读到《罗马书》1:17:“因为上帝的义正在这福音上显明出来,这义是本于信以至于信,如经上所记:‘义人必因信得生。’”圣灵光照他,他突然发现,上帝的义是“福音”,这个关键是在于人需要相信。当天,他无法克制自己,觉得得到完全的释放。


正在此时,教皇里奥十世为修建梵蒂冈的聖伯多禄大教堂(或称圣彼得大教堂)而大量出售“赎罪卷”,甚至声称购买者赎罪卷者,他的家人可以立时从炼狱进入天堂。这与路德刚从罗马书所得的启示大相庭异。在多方思考之后,与1517年10月31号在威登堡教堂门上张贴了著名的95条。同时,将这95条上陈教皇。他的初意并不是要改教,而是希望教皇能从善如流。


当然,教皇收到后大为震怒。想要捉拿他归案。但是,当时有几件关键的事情发生,也是上帝的手在护佑了他。


首先,古登堡印刷术的发明,使他能大量的传送德文版的95条给许多的教会。因此,德国许多的信徒支持他的看法。(平常教会只用拉丁文,许多平民根本看不懂)。这件事广为人知后,就不容易就轻易的被压下。


其次,当时他所处的撒克逊邦的统治者弗莱德里克,他想要名留青史,所以特意要保护路德。


第三,神圣罗马帝国的皇帝过世,可能的继承人包括法国国王法兰克,西班牙国王查理士,以及弗莱德里克。而教皇里奥怕法王或西班牙王继位,会影响教皇的权力,所以偏向弗莱德里克,因此,没有坚持捉拿路德。这样子,拖了数年,后来是查理士继位神圣罗马帝国皇帝的位子,但是,路德的信息已经遍传德国境内,支持他的人很多。在政治上,里奥已经无法正式捉拿他。德国的各邦也分裂,有支持教皇的,也有支持路德的。最后,双方达成协议,按各邦统治者来决定,双方不再以武力解决,路德及他的支持者才得以生存下来。


路德改教的过程相当曲折,这里只能简略的写下。不过,重要的是上帝的手在引导。使路德不至于像约翰胡司那样殉道,也使因信称义以及唯独圣经成为许多基督徒信仰的核心。

tnho1233

其他回答(1)
  • 在初期教会,教会为了帮助跌倒的信徒重新过圣洁的生活,便鼓励他们在认罪后实践悔罪操练,一方面为罪孽作补赎,一方面帮助自己过圣洁的生活。信徒这样做是表明自己悔罪的诚意和决心,经过这样的悔罪操练,教会向他宣告的赦罪才算有效。久而久之,信徒在犯罪跌倒后为了罪孽作补偿便成了一种习惯。有些没有 诚意悔改的人,为求心安,也会为自己的罪作补赎。为罪孽作补赎有很多方法,有的鞭挞自己的身体,有的修桥建路,有的捐献金钱。在中古时代,很多信徒相信有炼狱,于是便惶恐终日,恐怕死后因生前的罪孽而受刑罚。加上回教的影响,中古世纪的信徒竟相信天使长米迦勒在天上手拿天平,将人的善与恶放在天平上称一 称,那些行恶多于为善的便得刑罚。在这种惧怕受刑罚的心态下,很多人便力求在生前为自己的罪孽作好补赎,以免死后受苦。赎罪券就是在这种情况下产生的。按照当时教会官方的解释就是,赎罪券的本意不是用来赎罪或赦罪,而是信徒在接受了神的赦免后,为自己的罪作出补赎。但是,信徒却弄不清其所以然,一心以为赎 罪券具有赎罪的应许,并且是一种赎罪的凭据,任何人拥有这些赎罪券,便可以罪得赦免。这样一来,耶稣为人类受死的救赎功劳就没有什么意义了,而且有了赎罪券就等于有一张护身符,犯了什么罪也不怕。最令人吃惊的是,教会不但不清除这种迷信,为了增加收入,竟助长这种误解和迷信。

        从十四世纪开始,由于教皇的财政支出日益庞大。而教廷的国库却日益空虚,教会已面临破产的边缘。为了增加收入,教皇在一三○○年开始发行赎罪券,并决定每 一百年发行一次赎罪券。但由于经济上的压力,到了一四○○年,教皇决定每五十年发行一次赎罪券,到了一四五○年,又决定每二十五年发行一次。一五○一年, 教皇又宣布下一次发行赎罪券是在一五○六年,到了一五○六年后,几乎每年都发行赎罪券,甚至可以随时用钱买得到。一五一五年左右,教皇利欧急需一笔巨款兴建圣彼得大教堂,于是大量发行赎罪券。每个教区只要给教皇一笔巨款,就有权售卖赎罪券,所得款项即归那个教区。为了取得卖赎罪券的权利,不少大主教首先向 银行贷款交给教皇,而银行为了确保主教们能按期还款,往往派专员协助教区推动赎罪券的销售工作。

        马丁·路德看到这种情况时,心中十分悲愤。他觉得教会将基督白白的救恩变成一种商品来出售,是极大的错误。他一方面怀疑教皇到底有没有权柄赦罪,另一方面,他不断地问道,假如教皇真的有权赦罪,为什么他不免费地向人赦罪而是收受金钱?他于一五一七年十月三十一日用拉丁文写成著名的《九十五条》,向教会提 出质问。从此,改革浪潮一发不可收拾。后来,路德又写了《上德国基督徒贵族书》、《教会被掳巴比伦》和《基督徒的自由》三篇重要改教文章,这三篇文章奠定了改教运动的理论基础,也确定了改教的方向。

     


    回答于 2013/08/12 10:26
0人关注该问题
+1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