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经是怎么来的?

游爱芳 |浏览1691次
收藏|2013/09/12 18:57

满意回答

2013/09/19 12:09

圣经分为旧约与新约。旧约就是犹太人的圣经,也是基督所承认的“律法与先知”。而新约的正典是如何决定的?


首先,我们要明白:正典的确定不是出於人,而是出於上帝。上帝在感动作者的同时,决定了哪些书是正典。一本书不是因为人接受了,才成为上帝的话语,乃是因为它是上帝的话语才被人接受。人只有在认识到那本书是上帝的话语、上帝的启示后,才接受它为正典。这是一个非常重要的观念。正典不是某一个由人所组成的大公会议所确定的,也不是经过多年的演变才逐渐形成的,而是上帝带领人发现他自己所写成的书卷。


正典收集的过程中,圣经的每本书在历史上都经过4个步骤,才被收入正典。


1.上帝的默示:上帝感动先知写出圣经的书卷。所有被上帝所默示的书卷,都有其先知预言的特性(《希伯来书》1:1-2,《彼得后书》1:19-20)。


2.被属上帝的人所体认接受:圣经的书卷在写成之後,即被教会承认有先知的权威(虽然其中几本书在后来有些争议)。


3.收集与保存:我们今日公认的新约圣经书卷,都经历过早期教会的收集保存。早期的教会需要这些书卷。当时,教会需要宣教、反驳异端。使徒新植的教会需要教导,而被逼迫的教会也需要这些书来扶持。


4. 翻译成其它语言:新约在成书以后约100年,又开始被翻译成其它的语言,其中包括叙利亚文(主后200年),古拉丁文(主后200年),埃及科普特文(主后300年),及拉丁文(主后400年)。因为当时,只有被认为是有先知权威的书,才会翻译成许多其它的语言,所以翻译成其它语言,对决定新约的书卷,也是一重要的步骤。


新约正典的确认,早期教会以一本书是否有使徒权威(亦即该书是否是一位使徒或使徒亲密同工所作),来衡量它是否属於新约。除此以外,早期教会还用一些其它的标准,来帮助认定一本书的正典性:是否在教会公开宣读(《提前》5:27)是否广为流传(《启》1:11;《西》4:16)
是否被教会收集(《彼後》3:15-16)是否被其它书卷引用(《犹》17)。


此外,新约中有些经文,也认定其它书卷的正典性,例如:保罗在《提前》5:8,将《路加福音》与《申命记》并列为经书。彼得在《彼後》3:16,明言保罗 的书信是经书。保罗也特别指明,他写的书信要在教会中流传(《西》4:16;《帖前》5:27)。


早期教会书卷的分类。在第一与第二世纪时,确实是有不同的书信流传於教会。基本上,这些书信被分为四类:


1. 共认的书信(Homolgomna):这类书信,当时几乎立时为所有教会接受为新约正典。它包括今天新约里从《马太福音》到《腓利门书》,以及《彼得前书》与《约翰一书》。这些书信很早就被教会接受,也广为流传。


2. 争议的书信(Antilgomna):这类的书信是新约中的一些书信。它们曾在第二与第三世纪时,受到一些争论,有些教父反对将这些书信列入新约正典。但是,这些书信其实并没有受到教会强烈的反对。到了第四世纪,这些书信的正典性,也被教会共同承认而恢复。


我们在此将这7本书被反对的原因,逐一做简单的介绍。


《希伯来书》:争议主要是由於没有具名的作者。东方的教会认为它是保罗所写的,但西方的教会却对此存疑。同时,在西方,孟他奴派又引用《希伯来书》,支持他们的一些错误教导,这更使得有些人对希伯来书的正典性产生怀疑。


《雅各书》的争议,是由於它对称义的教导,同时也有一些人对作者的真实性怀疑。《雅各书》在所谓与保罗因信称义冲突的教导部分,影响了它被接受的程度。甚至到马丁路德时,还对它表示怀疑。


《彼得后书》的争议,是这7本书中最激烈的。有些人认为它是彼得死后另有人写的,又有人指出它的笔法与《彼得前书》不同。但是,因其与《彼得前书》相同之处,远超过不同之处,同时它也广受教父(如奥立金、优西比乌、耶柔米、奥古斯丁)的接受,所以仍被教会接受为正典。


《约翰二、三书》:这两本书的争议,是出於作者自称为长老,而不是使徒,又为是私人书信,所以并未在教会中广传。当然,我们都知道,彼得在《彼得前书》5:1,也自称是长老。同时,这两本书的笔法是与《约翰一书》相近的。


《犹大书》因在14-15节引用伪经《以诺书》1:9而被质疑。而且,在第九节似乎意味着摩西升天。但是引用圣经以外的书,应该与保罗引用希腊诗人的诗(《使徒行传》17:28,《哥林多前书》15:33,《提多书》1:12),没有太大的区别。引用一卷书的一小节,并不一定意味对整本书的肯定。


对《启示录》的刁难,是由於书中对未来的预言。此书受争议之久,超过其他的6本书。其实,《启示录》成书後,很快就被早期教父接受,但後来却成了争议。从第二世纪中叶,一直到397年的迦太基公会,《启示录》的正典性是被质疑的,主要是因为它对未来的事所作的预言。尤其有些人曲解其中的预言,这使得有些教会不愿意接受这些曲解,甚至拒绝接受整本书。


需要在此特别说明的是,这7本书其实一直都有相当多的教会支持,只是对它们的支持并不是全面性的而已。当对它们的真实性或其它的怀疑解决後,对它们的支持就是全面性的了,因而它们就顺理成章的成为新约正典了。

tnho1233

其他回答(1)
  • 一、圣经都是上帝所默示的话语

      圣经都是上帝所默示的话语(提后三16),是上帝的天启圣示,是真理的宝库,是他全备救恩的实录,就其内容文字体裁与性质而言,乃含有历史,传记,律法,诗歌,格言,书信,伦理教训,以及一切预言和福音,神迹奇事等类,这部圣经,现今已有各种版本语体文之翻译,浅显易明,虽凡夫俗子,皆能朗朗诵读,一目了然,惟其道旨奥秘难测(罗十一33;申廿九29),非吾人穷毕生之力,所能窥其堂奥,故此,必须时常研读,思想查考,察理觅微,追求进深,主说:“你们应当查考圣经,因为你们以为内中有永生,给我作见证的就是这经”(约五39),可知这一部经典,对于我们切身关系,该有何等的重要,求主开我们的心灵,赐给属灵的智慧,能明白圣经,看出他律法中的奇妙,明白一切的真理,知道天国的奥秘(路廿四45;林前二10;诗一一九18;约十六13;太十三11)。

    二、如何证明圣经的话都是上帝所启示的?

      我们深信新旧约全部圣经,都是上帝所默示的,如其中着述奇妙的笔法,各部的协调,一切的预言,神迹奇事,以及历代史实,考古学的发现,科学的启迪,其真实性与永久性等等,处处都可看见,已经得到应验和证明。

    (1)著述的证明

      圣经是由四十多位不同的作者所写成,他们所处的时代不同,约自主前一五○○年左右,至主后九十七年。其学识、地位、职业不同,有君王、王子、省长、先知、祭司、文士、有税吏、医生、牧人、渔夫、制帐棚者。其语言文字不同,旧约是用希伯来文写成的间有亚兰语,新约是用希腊文写成的,间有希伯来文。以上这些虽然各有不同,但其中心思想诚然一致,没有任何矛盾与弊端,至今数千年来,为人人爱读之经典,其流传之久,发行之广,已遍及全世界上每个角落,世间无任何著作堪与伦比,由此可知,圣经确为上帝所启示的明证。

    (2)预言的证明

      旧约预言基督的降生,受死、复活、升天(赛七14;九6~7;迦五2;诗廿二1;六九21;伯十九25;赛廿五8;廿六19;诗一一○11)等,都在新约中已经得到了应验(太一22~23;二6;廿七34,46,48;太廿八6;廿二44),此外如预言洪水汜滥(创七4,10),亚伯拉罕年老生子(创十七19~21;廿一1~5),以色列人被掳七十年后的回归故土(耶廿五11~12;廿九10;主前六○六~五三六年),波斯古列王的兴起,重建圣殿(赛四四28;四五1;拉一1~4),甚至以色列人的复国运动,他们于一九四八年五月十四日十四时,宣告独立了。竖立大旗,万民归聚(赛十一11~12;结卅六24;卅七10;赛五四15;太廿四--无花果树发嫩长叶,表明以色的复兴),且于一九六七年六月五至十日,竟然在此六日战争之中,面对四围强敌,在众寡悬殊之劣势下(以民仅二百七十万人,敌方十四个阿拉伯联盟国,一亿一千万人),击败敌人,节节胜利,收回故土,举世瞩目,凡此种种,无不一一应验,犹如明光照耀,成为圣经更重要的启示与印证。

    (3)神迹的证明

      旧约神迹如所多玛,蛾摩拉二城的毁灭(创十九1~28),以色列人的出埃及过红海(出十四1~31),天降吗哪(出十六14,15,31),摩西在旷野举铜蛇(民廿一4~9),但以理在狮子坑中无伤(但六19~24),约拿在大鱼腹中三日三夜(拿一17,二10)。新约神迹如主耶稣在世时,传道医病赶鬼,使死人复活(徒九34~41,十四9,10;十六16~18,廿八7~9)等,足以证明新旧约圣经,完全出自上帝的启示,此外如日头在天当中停止,约有一日之久(书十13),以及日晷向前进的日影,往后退了十度的神迹(王下廿11),已为近世天文学家所见证此事,由此更可使人相信上帝启示的真确。

    (4)史迹的证明

      圣经记载古代的事迹,如伊甸园的遗址,人类始祖的行迹(创二8~二24),洪水以前的遗物,巴别塔的故址(创七4;十一4~9),已为人类学家,考古学家,所发现和考证有其事实,又如列王纪上下卷,历代志上下卷所记史迹,经考古家之不断努力,已在米所波大米亚一带盆地,掘出巴比伦等国古代之史料,有关君王姓名事功,以及年代等记录,都与圣经记载相符合,此外,如挪亚时代所造的方舟(创六14~17),已为世界各国考古家和探险家所发现,如在一八三二年土耳其的探险队,和一九一六年俄国飞行员,他们已经先后发现方舟,系停在亚拉腊山谷的冰河要塞中,实已印证了圣经的记载(创八4),又如一九四七年二三月间,在寇朗山发现死海古卷后(即羊皮卷,提后四13),亦足证明了圣经是上帝的启示。

    (5)科学的证明

      圣经含有极为高深的科学启示,如说明地球是圆形的,悬在虚空之中(伯廿六7,赛四十22,箴八27),已为科学家摩耳尼克氏,在主后一四七五年证明出来,且为葡萄牙的航海家麦哲伦Magellan(西元一四九七~一五二一年)所发现。又如空气是有重量可称的(伯廿八24~25,诗六二9),已为物理学家伽利略Galileo(一五六四~一六四二)所断定,空气蒸发而上升为云雾,云遇冷凝结下降为雨水,水的成分是氢二氧一,可知空气是有重量的。又如说明“因地自转如泥上印印”(伯卅八14--原文另译),考古代亚述人和迦勒底人的印,是一根原形的辊筒,本着中心轴辊在湿泥上,而印出辊筒上所刻的图样来,这里显示地球是凭着轴自转的,近代天文学家,已经测出地球自转周期,是廿三时五十六分又四秒,那就是一昼夜的一天日子。以上这些科学上的验证,可使我们确信圣经,真是出于上帝智慧话语启示的明证。

    (6)圣经的证明

      圣经本身真实肯定的记载,就是上帝启示的见证,如:是耶和华写这约的话(出卅四28;卅一18),是纪念他的圣约(但十一28,30;路一72),是耶和华的话临到先知们说的(赛一1;廿二14;摩一1;弥一1;鸿一1;玛一1),总之,圣经都是上帝所默示的话(提后三16),是主的启示,是人被圣经灵感动所写出来的(启一10~11;彼后一20~21;罗十五4),他的话是永不废去,永不改变(诗八九34;一一九89;太五17~18),而能传到地极(诗十九4),使古今中外,普天之下万国万民,不受时间空间的限制,能因这本圣经所写上帝的话,而受感蒙恩得救,获得永生的盼望(可十六15~16;约五19~24),如此真实无伪的记述,足见圣经实为上帝的天启圣示,殆无疑议。


    回答于 2013/09/19 06:46
0人关注该问题
+1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