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督徒是不是弗洛姆在《逃避自由》中描述的那一类“受虐待狂”者?

1 | mike9110211 |浏览1217次
收藏|2014/05/27 02:19

最近在读弗洛姆《逃避自由》这本书,感觉对信仰有很大的冲击,希望看过这本书的弟兄姊妹能够解答一下上面的问题。

满意回答

2014/06/04 14:47

弟兄or姊妹,你好,很多不了解基督教信仰的朋友都会说,不愿信仰宗教,是因为害怕信了之后会有许多的规条挟制,会有很多的“宗教义务”要尽。这样的想法相当普遍,也阻挡很多的人进一步了解基督教信仰。你是在信主后阅读此书,受到很大冲击。其实本人在信主前几乎阅读了弗洛姆所有的书,也受到很大的冲击,其中印象最为深刻的就是他的两本书,《爱的艺术》与《逃避自由》。


作为法兰克福学派的心理学家,弗洛姆结合了马克思主义与弗洛伊德的心理学说,后来发展出所谓人本心理学说。心理学书籍能够写成畅销书的并不多,而弗洛姆这两本书都是畅销书。但是,不管有怎样高深的理论包装,作为犹太裔的弗洛姆(其祖父似乎就是犹太教的拉比)是脱离不了圣经世界观的影响的。也正是在这种意义上,其心理学说当中其实有很多从圣经中选取的故事作为研究分析案例的,其学说也与圣经世界观有极深的关联,比如其自由理论,他也认为只有真理使得人自由,但他却又偏偏不信上帝了;还有其关于爱的学说,他认为真正的爱应该是非条件性的,应该是我爱你所以我需要你,而非我需要你所以我爱你。或者说,应该是我爱你所以你可爱,而不应该是你可爱所以我爱你。这其实都可以说与圣经当中所说的爱有某种相似性的。也正是在此种意义上,本人当年在信主前阅读弗洛姆的书,竟然生发出了对于圣经的极大兴趣。想来,说弗洛姆的书引我走向了圣经也不为过。


弗洛姆的理论弥补马克思的学说对于人的心理现象的无视,也补足了佛洛依德对于社会群体心理的无视。其最好分析案例就是对于希特勒的心理的描述。


因为作者是希特勒统治下的法西斯的受迫害者,所以,弗洛姆的学术关怀其实是与自己的生活与政治经历极其相关的,《逃避自由》便是在这一背景下书写的。他认为人天生有害怕自我负责,逃避选择带来的责任的弱点,所以作为群体的人竟然宁愿放弃自由被奴役也不愿因自由带来的不确定而恐慌。弗洛姆认为这是法西斯产生的心理基础。他所说的,施虐狂与受虐狂便是对于这一种极权主义社会的心理描述。他认为,几乎所有的施虐狂者本身也必定是受虐狂者,这样的人是因为人格的不完满,生命的不成熟,所以想要放弃直面人之离开大自然又不得回到母亲子宫的矛盾悲剧性生存困境中的自我选择,因为不确定会带来恐慌,选择也意味着责任。所以宁愿在受虐当中达到与虐待自己的“强大”对象的合一当中,以得到一种归宿感与庇护感,或者说是扭曲的被爱的感受。这是一种透过消弭自我变成虐待者的一部分的方式逃避自我孤独的方式,表面上这是一种逃避自由的方式,但这其实是一种想获得强大自由生命的扭曲的心理现象。


当然,弗洛姆一生坚信的三个信条之一的就是真理使人得自由,其实这句话是圣经中耶稣所说的。这其实也是基督教信仰的实质,便是因真理得自由。我们不是被一个像是暴君一样的强大的主体所吞噬掉了自我,变成了一个没有自我没有自由的机械的顺从者被奴役者。不是的,基督徒的生命体验若是如弗洛姆说的受虐狂者类似的话,只能说他还未真正接受这份作为恩典之礼物的信仰。真基督徒的生命体验一定不是这种机械的恐怖的丧失自我的没有自由的受到压制与虐待的状态。圣经明确告诉我们,上帝是慈爱的,祂一直用祂的慈爱吸引祂的百姓归回。上帝从旧约当中国就展开了一个宏伟的救赎计划,直到耶稣基督在十字架上流血牺牲完成对祂子民的救赎。都一直在表明我们的上帝是一位守约施慈爱的上帝,他不轻易发怒,他的慈爱永远长存。上帝藉着祂的话语一直这样告诉我们的,也是这样行的。祂因着祂的慈爱创造宇宙万物与人类,也因着祂的慈爱来拯救祂的子民。他因着祂的慈爱创造了拥有自由意志的人,而且上帝允许这种自由意志能够去选择悖逆祂,人类果然悖逆了他之后,按着祂的公义,按着祂与人类立下的约,我们其实没有一个人再配得活在这个世界上的,因为我们都犯罪大大得罪了上帝。但是,祂也还是施行了他的救赎的计划,还是拣选了一部分的人类作为拯救的对象。他的拯救方式不是让我们自己赎罪,我们本没有这个能力。其拯救方式是自己,或者说自己的独生爱子在十字架上为我们舍去了生命。若如弗洛姆所描述的虐待与受虐现象,那么被虐待者一定是会被虐待者掌控甚至吞噬掉的,是要消灭掉受虐者的生命的,而我们的主爱我们,没有吞噬掉我们的生命,而是为我们舍去自己的生命。我们因着信知道了耶稣对我们的拯救,也就可以通过主耶稣来向者天父呼求与祷告了。我们信主后,得以脱离罪恶权势的捆绑,也就得到了在主里面的自由与丰盛生命。上帝给我们的不是枷锁与束缚,而是慈绳爱锁,我们在恩典之真理中行事为人,就好比火车驰骋在铁轨上,火车若是欲脱离铁轨想求“自由”,其实它是失掉了自由。


悖逆上帝的世人在罪恶中试图掌握自己的命运,但是面对纷繁的世界,因着离开上帝而失掉了内心的宁静,也因着远离了光明与爱的源头的上帝的缘故落入了无知惶惑地恐惧当中,此时,它试图通过放弃自由的方式,获得内心的安稳。事实上也就是以出卖生命的方式远离了真理而试图找到生命的平静福乐。但是,他不知,这个世界没有灰色地带,一个人若是不归属与上帝之国,那么便必会进入魔鬼的国度,在那里,开始许诺的也是是石头变成面包的经济奇迹,跳下山崖摔不死的对神的试探和对奇迹的寻求,和受惑于世界的繁华与权势而屈膝拜了这世界的王,最后得着的便是被奴役的“受虐”的不自由的生命,甚至是失掉生命的结局,因为上帝的公义审判终将临到。爱我们给我们自由的是上帝,而魔鬼才是那个要吞噬我们任意摆布我们的“虐待狂”。


弗洛姆的说法的确是入木三分,很有见地,但是若看不到自由背后的真理不是人的学说,而是神本身的话,仍然是可悲的。

惠苇

其他回答(1)
  • 很多不了解基督教信仰的朋友都会说,不愿信仰宗教,是因为害怕信了之后会有许多的规条挟制,会有很多的“宗教义务”要尽。这样的想法相当普遍,也阻挡很多的人进一步了解基督教信仰。事实上,这样的疑问差不多的意思就是如此问题所问的,问者内心里是把基督徒当作了受虐者。但事实果真如此吗?


    很显然这位朋友是在信主后阅读此书,受到了很大冲击。其实本人在信主前几乎阅读了弗洛姆所有的书,也受到很大的冲击,其中印象最为深刻的就是他的两本书,《爱的艺术》与《逃避自由》,作为法兰克福学派的心理学家,弗洛姆结合了马克思主义与弗洛伊德的心理学说,后来发展出所谓人本心理学说。心理学书籍能够写成畅销书的并不多,而弗洛姆这两本书都是畅销书。但是,不管有怎样高深的理论包装,作为犹太裔的弗洛姆(其祖父似乎就是犹太教的拉比)是脱离不了圣经世界观的影响的。也正是在这种意义上,其心理学说当中其实有很多从圣经中选取的故事作为研究分析案例的,其学说也与圣经世界观有极深的关联,比如其自由理论,他也认为只有真理使得人自由,但他却又偏偏不信上帝了;还有其关于爱的学说,他认为真正的爱应该是非条件性的,应该是我爱你所以我需要你,而非我需要你所以我爱你。或者说,应该是我爱你所以你可爱,而不应该是你可爱所以我爱你。这其实都可以说与圣经当中所说的爱有某种相似性的。也正是在此种意义上,本人当年在信主前阅读弗洛姆的书,竟然生发出了对于圣经的极大兴趣。想来,说弗洛姆的书引我走向了圣经也不为过。弗洛姆的理论弥补马克思的学说对于人的心理现象的无视,也补足了佛洛依德对于社会群体心理的无视。其最好分析案例就是对于希特勒的心理的描述。因为作者是希特勒统治下的法西斯的受迫害者,所以,弗洛姆的学术关怀其实是与自己的生活与政治经历极其相关的,《逃避自由》便是在这一背景下书写的。他认为人天生有害怕自我负责,逃避选择带来的责任的弱点,所以作为群体的人竟然宁愿放弃自由被奴役也不愿因自由带来的不确定而恐慌。弗洛姆认为这是法西斯产生的心理基础。他所说的,施虐狂与受虐狂便是对于这一种极权主义社会的心理描述。他认为,几乎所有的施虐狂者本身也必定是受虐狂者,这样的人是因为人格的不完满,生命的不成熟,所以想要放弃直面人之离开大自然又不得回到母亲子宫的矛盾悲剧性生存困境中的自我选择,因为不确定会带来恐慌,选择也意味着责任。所以宁愿在受虐当中达到与虐待自己的“强大”对象的合一当中,以得到一种归宿感与庇护感,或者说是扭曲的被爱的感受。这是一种透过消弭自我变成虐待者的一部分的方式逃避自我孤独的方式,表面上这是一种逃避自由的方式,但这其实是一种想获得强大自由生命的扭曲的心理现象。


    当然,弗洛姆一生坚信的三个信条之一的就是真理使人得自由,其实这句话是圣经中耶稣所说的。这其实也是基督教信仰的实质,便是因真理得自由。我们不是被一个像是暴君一样的强大的主体所吞噬掉了自我,变成了一个没有自我没有自由的机械的顺从者被奴役者。不是的,基督徒的生命体验若是如弗洛姆说的受虐狂者类似的话,只能说他还未真正接受这份作为恩典之礼物的信仰。真基督徒的生命体验一定不是这种机械的恐怖的丧失自我的没有自由的受到压制与虐待的状态。圣经明确告诉我们,上帝是慈爱的,祂一直用祂的慈爱吸引祂的百姓归回。上帝从旧约当中国就展开了一个宏伟的救赎计划,直到耶稣基督在十字架上流血牺牲完成对祂子民的救赎。都一直在表明我们的上帝是一位守约施慈爱的上帝,他不轻易发怒,他的慈爱永远长存。上帝藉着祂的话语一直这样告诉我们的,也是这样行的。祂因着祂的慈爱创造宇宙万物与人类,也因着祂的慈爱来拯救祂的子民。他因着祂的慈爱创造了拥有自由意志的人,而且上帝允许这种自由意志能够去选择悖逆祂,人类果然悖逆了他之后,按着祂的公义,按着祂与人类立下的约,我们其实没有一个人再配得活在这个世界上的,因为我们都犯罪大大得罪了上帝。但是,祂也还是施行了他的救赎的计划,还是拣选了一部分的人类作为拯救的对象。他的拯救方式不是让我们自己赎罪,我们本没有这个能力。其拯救方式是自己,或者说自己的独生爱子在十字架上为我们舍去了生命。若如弗洛姆所描述的虐待与受虐现象,那么被虐待者一定是会被虐待者掌控甚至吞噬掉的,是要消灭掉受虐者的生命的,而我们的主爱我们,没有吞噬掉我们的生命,而是为我们舍去自己的生命。我们因着信知道了耶稣对我们的拯救,也就可以通过主耶稣来向者天父呼求与祷告了。我们信主后,得以脱离罪恶权势的捆绑,也就得到了在主里面的自由与丰盛生命。上帝给我们的不是枷锁与束缚,而是慈绳爱锁,我们在恩典之真理中行事为人,就好比火车驰骋在铁轨上,火车若是欲脱离铁轨想求“自由”,其实它是失掉了自由。
    悖逆上帝的世人在罪恶中试图掌握自己的命运,但是面对纷繁的世界,因着离开上帝而失掉了内心的宁静,也因着远离了光明与爱的源头的上帝的缘故落入了无知惶惑地恐惧当中,此时,它试图通过放弃自由的方式,获得内心的安稳。事实上也就是以出卖生命的方式远离了真理而试图找到生命的平静福乐。但是,他不知,这个世界没有灰色地带,一个人若是不归属与上帝之国,那么便必会进入魔鬼的国度,在那里,开始许诺的也是是石头变成面包的经济奇迹,跳下山崖摔不死的对神的试探和对奇迹的寻求,和受惑于世界的繁华与权势而屈膝拜了这世界的王,最后得着的便是被奴役的“受虐”的不自由的生命,甚至是失掉生命的结局,因为上帝的公义审判终将临到。爱我们给我们自由的是上帝,而魔鬼才是那个要吞噬我们任意摆布我们的“虐待狂”。弗洛姆的说法的确是入木三分,很有价值,但是若不看自由背后的真理不是人的学说,而是神本身的话,仍然是可悲的。

    回答于 2014/05/31 10:10
0人关注该问题
+1
 加载中...